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案例】溺车系列诉讼案之四。看情况找原因。保险公司为什么败诉? 基金撤单

时间:2021-02-24 08:14:20作者:佚名

原标题:【判例法】溺车诉讼系列之四号案件。看案例法,找出保险公司败诉的原因。

魏然A6工作室

第2602天陪你

我们聚焦“溺车官司”一案,希望能找出保险公司输赢的原因。我打算做一个系列,让大家分析一下,留言。保险公司为什么败诉?

来源|粉丝投稿

推荐| A6工作室(ID:fanbaxianchiza)

陕西省Xi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

(2020)陕西闽中9383号01

上诉人(原审被告):某财产保险公司陕西分公司。地址:Xi安高区。

负责人:该分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公司职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公司职员。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关,男,1989年出生,汉族,住市西安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以下简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陕西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发生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不服xi市雁塔区人民法院(2019)陕0113民初163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法院于2020年7月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上诉人陕西财产保险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和被上诉人关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参加了诉讼。此案现已审理完毕。

某财产保险公司陕西公司上诉请求:1。驳回原审关的全部诉讼请求,移送公安机关调查。(按判决金额48.59万元计算)。2.请求法院依法修改残值,由关保管。三.本案第一审和第二审的诉讼费用由关负担。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首先,关不具备诉讼主体的地位。其次,目标车辆的损坏是驾驶员故意造成的。2、一次审理不清,事故车辆残值处理不当。首先,在按照正常车险理赔程序标的物全损的情况下,即使双方协商残值权归保险人所有,被保险人也应积极配合将残值本身交付给保险人,同时将车辆相应的有效凭证和手续交付给保险人。其次,本案性质恶劣,持续时间较长,事故车辆现状不明,关拒绝配合处理事故,车辆手续至今未见。一审判决仅在本院意见部分写明关应当交付车辆,但交付方式和交付(残值)标准不明确,不能按照正常理赔案件解决争议,但会引发新的争议。而且案情复杂,涉嫌保险诈骗,请法院判决关保留残值。3.诉讼费不属于保险责任,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此外,本院一审判决认为,其中部分表明某财产保险陕西公司应退还相应的保费,这部分不属于本案审理或关上诉,关没有为这部分支付相应的上诉费用,这部分属于过上诉判决。根据保险合同,车辆损失推定为全损,保险公司不退还保险费。

关据理力争,1。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的索赔没有事实依据。首先,关于关是否是一个合格的诉讼主体,一审认定关是被保险人,第三人(购车人)不主张保险金。根据合同主体的相对性,只有合同的一方才能像合同的另一方那样根据合同提出请求或提起诉讼,所以管是一个合格的当事人。其次,某财险陕西公司认为标的车辆的损坏是故意损坏,其上诉理由不能说明涉案车辆是在什么状态下故意损坏的,其上诉理由都是基于臆想的推测,且在前两次审理中没有提交任何证据证明,也没有提交某财险陕西公司的事故调查报告。第三,岳池县公安局平潭派出所交管中队出具的证明明确表示,由于操作不当,掉进了路边的鱼塘。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报警,岳池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民警调查后外出。同时,关没有骗保动机,保险金额是由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估定的,而不是关要求的高额保额,而且涉案车辆是关精心改装的,因此骗保的本质是以低价值骗取高额保险费,关在此次事故中的损失远远大于一审估定后应赔付的金额。第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九条规定,涉案车辆已经足额缴纳保险费,其全部权利属于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根据上诉第二条,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也认为标的物是全损案件。缴纳保险费后,车辆残值归其所有,但在上诉结束时提出车辆残值应决定归某公司所有是不合理的。同时,某财产保险公司陕西分公司提交的关于该车辆处于危险中的调查报告的照片及相关证据,可以证明该车辆一直由某财产保险公司陕西分公司保管。2.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请求法院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调查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本案是一起保险理赔的经济纠纷。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坚称关涉嫌保险诈骗,但没有向法院提供任何证据和线索。反而隐瞒了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报警,当地警方介入调查后发出不予立案通知书的事实。另外,一审法院认定保费没有错,保额80多万元。诉讼发生后,市值估计超过40万元。法院根据市场评估价格免除保险公司部分赔偿金额,并未判决保险公司退还保险费。关于残值,关一审申请未要求确认残值,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未提起反诉。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关某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1 .责令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在保险范围内赔偿关车辆损失830,128元;2.本案诉讼费由陕西公司承担。

经审理,一审法院查明,关某陈述于2017年4月以约67万元购买了一辆宝马轿车,并将该车登记为陕西A × × × ×。2017年12月10日,关与南签订《旧机动车交易协议》,约定关将陕西A × × × × ×的宝马车辆全部转让给南,价款68万元,分两期支付,先支付20万元,转让后剩余48万元,并约定车辆由关分期放行,30个工作日内完成。签订协议后,南某向关某支付10万元,关某将车辆交付南某使用。双方均未办理车辆所有权和驾驶证变更手续。岳池县公安局平潭派出所交通管理中队于2017年12月20日出具的证明称,2017年12月19日上午11时,南某在四川省岳池县平潭镇平冉家店村1组路段驾驶车辆。由于操作不当,车辆冲出道路,掉入路边鱼塘,造成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2018年1月10日,关某与南某达成“协议”,约定因南某发生交通事故,无法偿还购车余款。与关某的协商如下:1 .南某配合关某处理交通事故。相关事项;2.原购车协议无效;3.关某处理事故后,将退还南某原购车款。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南某向法院陈述上述《旧机动车买卖协议》和《协议书》中的签名均为本人签名,并未对关某向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索赔保险金一事提出异议。陕西A × × × × ×在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投保机动车辆损失险,保险金额830,128元,不含免赔额。保险期限为2017年4月2日至2018年4月1日。被保险人为关时,车损险、盗窃险、附加险两项下单项赔付金额大于等于5000元时,临潼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将优先赔付。上述事故发生后,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对陕西A × × × ×进行了调查,未确定损害。认为本案涉及的事故是故意造成的,拒绝赔偿。陕西公司,某财产保险公司,故意造成涉案事故,未提交相关证据。2018年5月15日,陕西秦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临潼支行出具“证明”,说明陕西甲× × × ×业主关为本单位商业贷款客户,其月贷款已按时支付给本单位。关诉某财产保险公司合同纠纷一案,单位同意将法院判决的保险赔偿金直接支付给被保险人。自2018年3月30日Xi临潼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正式开业,更名为陕西秦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临潼支行后,更名为陕西秦农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临潼支行,具有同等法律效力。2018年5月9日,某财产保险公司陕西公司申请一审法院认定陕西A × × × ×涉及的事故造成的车辆损失及残值。陕西京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受一审法院委托,到xi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评估。评估意见为:车祸后陕西A ××××××的维修费用为85.4313万元,车祸前该车市值为48.59万元,该车的维修费用大于市值。交通事故发生前该车的市场价值为48.59万元,确定车辆损失价值(该车为改装车辆,本鉴定结论中,关陈述涉案车辆在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投保前已花费40万元进行改装,包括轮毂、动力、车身外壳、卡钳、内饰碳纤维、尾翼、尾气、变速箱加强件、车身稳定性等。由于评估机构未对车辆改装价值进行评估,故未认可上述评估意见,但未在一审法院规定的期限内提出评估异议,也未提交相应的改装证据,也未提交相应的车辆管理部门审批手续。经询问,关表示不要车辆残值,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要求一审法院依法处理。本案审理过程中,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申请一审法院对陕西A × × ×溺水事故的真实原因进行司法鉴定,并对南某驾驶记录中记载的是否属实进行司法鉴定。一审法院依法将认证申请及相关材料移送Xi市中级人民法院,但因上述认证事项无法认证,卷宗被退回。一审法院向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通报情况后,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表示无异议,要求继续审理此案。

一审法院认为,由陕西省某财产保险公司投保的陕西A × × × ×,在保险期间因交通事故受到损害,属于车辆损失保险的责任范围。关作为被保险人有权向陕西公司索赔车损险。关于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辩称关并非本案合格原告,尽管关在事故发生前将涉案车辆出售给南某并交付给南某,但南某并未将车辆转让给关某。缴费完毕后,双方未办理车辆所有权和行驶证变更手续。事故发生后,双方同意南某配合关某处理事故相关事宜,原购车协议无效。南某到庭后,并不反对关某向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索赔保险金。因此,一定财产保险至于本案涉及的事故造成的保险赔偿金额,一审法院认为,车损险赔偿的是被保险车辆因保险事故造成的客观损失,客观损失不一定等于车辆维修金额。车损险是一种典型的以损失赔偿为原则的财产保险。保险设计的初衷是为了防止被保险人原有的状况因保险事故的发生而恶化。保险的功能是为被保险人的客观损失提供救济,而不是以不经济、无成本、浪费的方式修复受损车辆。虽然损失险的保额(830,128元)与本案涉及车辆的评估维修费用(854,313元)相差不大,但本案的车辆损失险是不定期保险。保险标的发生损失的,应以保险事故发生时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作为赔偿标准。在这种情况下,保险标的的实际价值是指保险事故发生前车辆的市场价值。据评估机构称,涉案车辆的维修费用高达85.4313万元,但事故发生前车辆的市值仅为48.59万元。在这种情况下,维修显然不经济,浪费社会资源。事故涉及到陕西A × × × ×造成的客观损失,按照事故发生前车辆的市场价值确定,车辆损失险按此标准赔偿。同时,由于秦农银行临潼支行同意由某财险陕西公司直接向被保险人支付保险理赔,根据估价机构的估价意见,某财险陕西公司应赔偿关车辆损失保险费48.59万元。关要求赔偿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的保险金额,在法律上是没有根据的,依法不予支持。但由于保额超过车辆市值,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应将相应的保险费退还给关。在关因评估机构未对车辆改装价值进行评估而不认可评估意见一节中,关的主张被依法驳回,评估机构的评估意见被依法采纳,是因为关未在一审法院指定的期限内提出评估异议,也未提交相应的改装证据,也未提交相应的改装申请手续以获得车辆管理部门的批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九条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人已支付全部保险金额,且保险金额等于保险价值的,受损保险标的的全部权利属于保险人。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向关支付48.59万元保险金后,陕西A × × × ×车辆的所有权利归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所有,关应在收到48.59万元保险金后,将车辆交付给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某财产保险陕西公司认为,本案涉及的事故是故意造成的,属于保险欺诈。虽然某财产保险陕西公司在庭审中提供了相关证据,但该证据无法对案件事实得出独特且有说服力的结论,因此其相关论据被驳回。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4条、第55条、第5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二审庭审中,双方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均未提交新证据。根据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质证和法院调查,法院认定事实如下: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

我们认为,除非法律另有规定,当事人应当提供证据证明自己主张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主张所依据的事实。判决前当事人未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承担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主张本案涉及的车辆损坏是驾驶员故意造成的,由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承担举证责任。某财产保险公司陕西公司提交了询问笔录等证据,对本案涉及的车辆溺水事故的真实原因、驾驶员南的笔录是否属实申请司法鉴定,但因无法鉴定,卷宗被退回。某财险陕西公司在无法认定的情况下,未提交进一步证据支持其主张,且某财险陕西公司提交的询问笔录等证据不足以证明所涉及的车辆损坏是驾驶员故意造成的,应由某财险陕西公司承担举证责任,一审法院判决某财险陕西分公司向关支付保险金48.59万元,并非不当。关于某财险陕西分公司,关某在本案中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关某是陕西A × × × ×车损险的被保险人。虽然与南某签订了《旧机动车买卖协议》,但交付了车辆,但未办理所涉车辆所有权和行驶证变更手续。2018年1月10日,关某与南某签订“协议书”,约定双方原购车协议无效。在一审判决中,南某并未就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变更残值的请求,由关代为保管。由于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未提起反诉,本案不予处理。关于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主张的诉讼费不属于保险责任,不予承担的主张,根据国务院《诉讼费支付办法》第二十九条规定,诉讼费由败诉方承担,但胜诉方自愿承担的除外。部分胜诉或者部分败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决定由当事人承担的诉讼费用数额。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不承担诉讼费用的主张在法律上是没有根据的,不予支持。

综上,陕西某财产保险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判决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588.50元,由某财产保险公司陕西分公司承担。

这个判决是最终的。

主审法官王吉利

任磊法官

赵佶法官

2020年8月17日

职员陈子君

——结束——

我是魏然

保险索赔首先来自媒体

[A6工作室]创始人

关注保险理赔、风险控制技术和反欺诈

我们的愿景是

让保险有文化,让理赔有尊严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给我一个“看”。回搜狐多看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案例】溺车系列诉讼案之四。看情况找原因。保险公司为什么败诉?基金撤单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清叶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