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2007gdp」周传友与中金公司的"资本之路"

时间:2021-06-01 10:46:05作者:佚名

有一群喜欢广泛探索A股上市公司的资本玩家。他们打着"产业整合"的旗号进入,却是在做"清空"上市公司的行为。包括资深球员中进周传。

【昂立教育(600661),股票栏】(600661)在实际控制人缺位的股权争夺战中,交大昂立(600530)面临被挖空,沦为"壳资源""。在野蛮资本的碰撞下,这两家脱胎于上海交大的上市公司正在经历激励变革。这些变化与上海富豪周川直接相关。

随着中金投资集团先后将两只A股"唯一"指数化,背后的资本大亨周传友也浮出水面。这家资本鳄鱼打着"产业整合"的旗号标榜上市公司,但最终却成了"特殊目的"。中金公司让市场一次次经历无风险套利。

想挖空2家上市公司?

在CICC进入交大时并没有遇到太大阻力,这背后除了高校混改转型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有传闻称,中金周川与交大昂立董事长杨国平有密友,从两人过去的交集也确实有迹可循。

中金投资集团曾于1998年参保(后世代财险,后世代集团持续增持,2014年公司更名为世代财险),杨国平为时任大众保险副董事长。

杨国平还有一个身份,上海大众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交通大学昂利的控制人,周川很有可能由他领导。

因为在如此复杂的交易结构背后,没有熟人"引导"周川,周川不可能轻易拿下交大系的两家上市公司。不过,对于周川这种熟练的资本玩家来说,不盈利无疑是铁律,出牌动作也不会是简单的"灭火"。中金成为主人后,野心逐渐显露并上演。"仙女摘桃"的场景。

成为大股东后,中金公司进入董事会施加影响力迫使交大系高级管理人员撤退,然后利用上市公司平台收购关联方资产。

例如,2019年3月14日,交通大学宣布溢价6亿元收购中金旗下上海仁兴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中金资产),多次被交易所询价。公司账面货币不足以支付此次收购,故以交大昂立自有资产(主要是房地产)申请贷款2.3亿元,用于支付收购目标公司上市公司仁兴的部分股权。

上海仁兴的主营业务是老年医疗机构的运营管理。根据此前披露的股权收购协议,百人健康承诺上海仁兴2019年至2021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但上海仁兴2018年净利润仅为1033.6万元,上海仁兴自营医疗机构有近三年亏损。这相当于中金集团将劣质资产投入上市公司,周传友除了风险资产外,还拿到了6亿元现金。同时,还减持兴业证券、泰凌药业,处置了多项资产,归还的资金基本被收购的资产和回购的股票所消耗。交大昂立的宝贵资产几乎被掏空,留下一个亏损的壳。2月29日,交大昂立宣布股票可能面临退市风险警示。

关闭交通大学Onlly后,我想将相同的技术复制到OnllyEducation。2019年10月21日,昂立教育宣布拟出售10处房产,相当于已售出公司房产的1/3。换届董事会同一天,昂立教育董事长变更为周传友。同日,昂立教育审议通过了回购股份用于员工股权激励的议案,虽然公告未告知具体对象,但股权激励对象大部分为管理层,存在部分或最大受益人这背后。使用公司自有资金回购股份。以周传友为主要管理层,收购的股份越来越多,相当于套利套利,用公司的钱"增"股——最无风险的套利好介绍。

二级市场收购股票——上市公司人员清洗——资产处置和现金转移——收购关联方资产,中金公司一次次让市场经历无风险套利。

周传有自己的人

由于两家上市公司在交大部门速赢的,周传成了资本市场闻名。那么,周传友是谁?

周传友最重要的身份是中金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彼亦为上海市现代服务业协会副会长。简历显示,周传友涉足的行业广泛,包括教育、银行、房地产、保险、矿业等。2008年,周传友以70亿元的身家在胡润中国富豪榜上排名第76位。近年来,上榜首富,周传友也屡屡传名。

在新南洋品牌(后来的昂立教育)之前,周川在二级市场有多年经验,是A股市场的高手。然而,他所涉足的上市公司,都以悲惨的结局收场。最后,要么沦为低价股,ST,要么退市。

通过交大两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变动可以发现,周传友还通过其旗下两家公司持有香港联交所新疆鑫鑫矿业(03833.HK)21.76%25的股权。名称。公平。2005年8月,中金投资集团投资新疆喀拉通克铜镍矿项目,合计持股21.76%25,成为新疆新鑫矿业第二大股东。新疆鑫鑫矿业上市后股价从高峰期每股14.222元跌至今日每股0.325元,成为神仙股。

另外,据工商信息显示,周川的妻子胡承业现任新疆宝迪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该公司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IPO申请2015年6月。终止申请。

除了新疆新鑫矿业,早在2005年第二季度,周川控股的上海康启实业有限公司就进入了【江泉实业(600212),股吧】(600212)流通股股东行列。然而,周川却有着著名的征服A股市场的经历,是2009年与另一位上海富豪周正毅的交易,他以2亿元的高价几乎没有买下任何资产。这几乎是一种网壳海鸟的发展。21.63%25的股权,甚至愿意承担其债务。然而,周传友以中金集团为平台接手海鸟发展的努力并没有成功。最终因司法原因和股东单位的历史债务被终止。该股作为st股退市。

在A股市场屡屡战胜不利的周传友,一直寻找机会进入上市公司。多年来,他还参与了中金公司及其子公司多家公司的IPO和定向增发,现已进入水晶光电(002273)和兴兴科技(300256)两家上市公司行列。

2009年一季度,周增曾透露,刚刚上市的晶光电第六大流通股股东持股7.13万股。然而,第二季度,周传友迅速套现,退出了前十名现有股东的行列。本季度,晶光电恰逢行情不错。可现在,周传友已经卖到了谷底。鲜为人知的是,2008年9月上市的星星瑞金和水晶光电,都是浙江知名民营企业星星集团的子公司。两家公司均由台州商人叶先宇及其父亲叶小宝通过星星集团全资拥有。

从公开资料来看??,1957年出生的星星集团董事长叶先宇与周传友没有交集。仅在《2008胡润中国富豪榜》中,两个名字同时出现。当时,周传友以70亿元的身家排名第76位,叶贤宇以8亿元的身家位列第885位。周传佑应该和叶闲鱼很熟,至少有某种联系。

因为2009年,叶先宇控股的另一家公司兴兴科技也准备上市,而中金公司出现在公司的股东行业。

2009年10月18日,星星地产将其18.75万元的星星瑞金投资转让给10名自然人,其中姜高明任中金投资总经理。

随后,在上市前夕,星星科技公司想增加250万元注册资本,中金公司趁机出资350万元认购新增注册资本6.75亿元.根据2011年6月17日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金集团旗下中金资本持有星星科技发行的403.8万股股份。投资费用约1700万元。持股比例占本次发行前星星科技总股本的5.38。%2525。这里可以肯定的是,叶先宇控制的两家上市公司三年内就能上市,而背后的PE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其中就包括中金公司。

作为快速上市的"价格",星辰科技在上市前夕部分转让给了中金公司。上市后禁售期过后,中金公司立即将其手中部分股份套现,并将剩余股份质押"套现"用于其他投资。在2015年的上涨行情浪潮中,周传友抛弃了星星科技。至于其余的持股,他在当年的三季报中已经不在股东行列。

我们知道,周传友在进入交大两家上市公司之前就认识了杨国平,同样,周传友也是通过叶先宇进入了晶光电和星星科技。两家上市公司,而这期间,周传友教会了我们无风险套利的能力。

从星星科技"成功"套现后,周传友于2015年11月参与了【亿城新能源(300080),股吧】(300080)(300080.SZ,曾证券)的重大资产以新大新财名义重组),但本次重组因市场环境和监管政策变化而终止。其股价也从最高点24元跌至每股6.10元。

2017中国国际金融我想在波斯科技上重现星星科技的套利路径。当年12月22日,波斯科技披露招股说明书,中金资本出现在波斯科技的股东名册上。然而,2018年6月26日,波斯科技IPO闯关宣告失败。接下来,我们也知道,中金再次盯上新南洋,开启长期股权纠纷,展示无风险套利能力。

中金公司流动性危机?

多年的对外投资,一些中金公司的财务数据并不好看。

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中金投资实现营收4875万元、234.8万元、2741.3万元,净利润1亿元、2.68亿元、5157元。十万元。2015年,中金旗下大部分投资管理公司实现了可观的净利润。中金投资实现净利润1亿元,汇众易富实现净利润2813.4万元。到2016年,许多中国公司的净利润处于亏损状态。不过,我们所知道的是,2017年中金公司还在A股"淘金",但这次却没能重现兴兴科技在波斯科技的道路。

有很多迹象表明,由于二级市场的大量投资和补充质押物的压力,中金公司的流动性已经堪忧。自2017年推出新南洋品牌以来,公司有意在其他领域收缩战线。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已退出对保险和医药领域的投资。

2018年7月,时代财险发布公告称,中金投资已与时代国际就股权转让事宜达成共识。股东履历赔偿责任保险公司拟以每股1.4元的价格收购中金投资7200万股(5.03%2525)。如果股权转让获得批准,中金投资将退出世代财险的股东席位。此外,它还出售汇源生物以提取资金。

中国金融集团对昂立教育进行了大量投资。数据显示,昂立教育总股本为2.87亿股,中金公司持有昂立教育22.72%25的股份。中金公司的标牌原价为25元,加上利息成本预计30多元。如此计算,中金公司总共需要投资19亿多。据称,中金公司在收购昂立教育股份时所用的两笔融资,相当于用两笔融资变相变相实现"股权质押"。

显然,周川从未想过自己会陷入交大股权争夺的尴尬境地。这一系列导致上市公司股价暴跌。当时,中金公司为了增持昂立教育增持了杠杆。昂立教育股价从某个角度来看,它可能已经处于清算的边缘。中金集团成为交大昂利的大股东后,进行了股权质押、出售房地产、资产置换。这可能预示着中金集团急于意识到自己的资金短缺。

中金集团在交大昂立的半数以上股份已质押。

据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8月29日,中金公司及一致行动人共持有交大昂立无限售条件股份116,789,46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4.97%25。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质押交大昂立股份60,000,000股,占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总数的51.37%25,占公司总股本的7.69%25。

另外,根据2020年2月4日的公告,出于对大健康产业和交大的信心,中金投资(集团)计划在未来6年内进行集中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个月。以交易等方式增持公司股份,拟增持股份不得低于公司总股本的1%25,且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4%25。但截至4月17日,公司尚未发布增持1%25以上的公告。按目前市值计算,1%25的股本不足3000万元,这也证明中金公司的流动性堪忧。

更令人担忧的是,中金系清空交大系的两家上市公司后,他还能用什么来补充流动性?


以上就是2007gdp周传友与中金公司的"资本之路"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清叶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