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汉能股票」我没看到协议。司机获赔18万:共享车险额度80%没说清楚

时间:2021-04-15 23:39:16作者:佚名

2017年以来,共享车热潮已经吹到了广州,PonyCar、幸福丁咚、EVCARD、GoFun等共享车品牌纷纷登陆。两年后,共享车逐渐从一种新奇的交通工具变成了路上常见的交通工具。但是,目前共享车的安全性如何?有哪些让人担心的环节?如何提高共享车的安全系数?杜南科创工作室以广州运营的共享汽车为研究对象,在共享经济的启示之初,开启了共享汽车的安全“风险陷阱”。

事件的起因

58起诉讼,40起事故和保险纠纷

2017年9月28日晚,宁波市鄞州区某路口,杨骑摩托车与龚驾驶的GoFun共享车在转弯时发生意外相撞。根据交警的说法,双方对事故负有同等责任。事故造成杨多处伤残,损失赔偿合计数十万元。

但当时GoFun的运营商首汽智行公司只投保了5万元的租车商业险,保险金额无法承保。因此,原告杨将司机、保险公司、共享汽车运营公司共同起诉,要求赔偿约40万元。

今年6月,该案一审判决显示,首汽智行公司被判处承担超出保险限额20%的责任,赔偿47037.46元,司机龚被判处超出保险限额赔偿188150元。法院认为,首汽智行公司《GoFun出行分时服务会员协议》中5万元的商业保险范围条款未以黑加粗方式明确标注,也未履行及时或明确的告知义务。“让客户在使用共享车时知道自己的风险,让客户无法做出真正的意志判断。”所以共享车运营公司要承担超出部分保险限额的责任。

原告虽然最后得到了赔偿,但这两年不得不集资垫付了20多万的医药费;至于司机,因为三险的保额只有5万元,远低于普通私家车,所以只能自掏腰包支付18万元来补偿超出部分。

这个案件的核心细节,保险条例,是模糊的。是目前共享汽车的潜规则吗?杜南科创工作室整合了微博用户讨论和应用商店下载的共享汽车应用,选择了12款已在广州运营的共享汽车应用进行评估。

首先,对广州运营的12辆共享车的法律诉讼进行审查,发现12家共享车公司涉及58起法律诉讼,其中40起涉及交通事故和保险相关合同纠纷。

需要说明的是,这58起诉讼都是有判决结果的案件,不包括仍在审理、解决、撤回等案件。总的来说,与实际发生的交通事故数量和法律纠纷数量相比,比例较小。

从统计结果来看,不难发现,个人与共享汽车运营公司之间的法律纠纷,大部分是交通事故引起的,大部分是保险赔偿纠纷。在法院的判决中,共享汽车的服务协议是主要依据。除了具体条款外,是否以黑体突出与用户权利和责任相关的重要部分,并履行明确披露的义务,也是法院关注的重点。

另一个案例也可以支持这个结论:在一起与EVCARD有关的法律纠纷中,司机租车后醉酒,造成交通事故。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裁定,租车公司在注册会员时对其机动车驾驶资格进行了审查,并明确告知其会员代码中不能酒后驾车,履行了审查义务。但租车公司无法阻止司机租车后的实际饮酒行为,故原告司机无任何依据要求租车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法院不予支持。

测试和评估

广州12个共享汽车应用服务协议

1/3没有突出任何重要内容

当发生关于共享汽车的法律纠纷时,法院审理的主要依据是共享汽车的服务协议。杜南科创工作室通过综合应用商店和网友反馈,收集了12款已经或已经在广州运营的共享汽车应用。这些应用程序在注册前的用户服务协议是横向评估的。这12个共享汽车品牌包括熊猫汽车、环行汽车、带EVCARD的通用汽车、ponycar、GoFun、现在旅行、驾驶、电子流汽车、带车旅行、幸福丁咚、莫凡旅行、IGO共享汽车。评估服务协议是截至7月31日注册过程中显示的每个应用程序的当前版本。

评估发现,在12份共享汽车服务协议中,有4份没有突出协议的重要文本。他们是响铃车,随车出行,随电子流车出行,随摩托车出行。即使突出了服务协议的重要部分,大部分也侧重于突出用户责任和企业豁免。

对10个保险额度“申银”的评价并未突出

根据12份共享车服协议,目前没有特别突出险种和保险额度的情况非常普遍。即使突出了服务协议的重要部分,大部分也侧重于突出用户责任和企业豁免。广州运营的12家共享汽车品牌中,只有2家真正突出了险种和保险额度。

但实际上每辆共享车的保额是不一样的,只是大部分在服务协议中被“隐藏”在一大段文字里,没有突出显示。一般消费者很难在开车前区分保险金额的差异,因此很难在开车前充分了解安全风险。从保险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共享车之间的安全系数差异远远大于一般消费者的想象。

发现共享车的保险范围和保险额度相差很大,几乎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除了每个家庭都有基本交强险和车损险外,三类保险的保险范围从1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4个家庭没有标明保险范围。在标明保额的8户中,4户还使用了范围说明,如“不低于20万元”、“10-50万元”等。,只有4个定义了具体的保额。

保险险种方面,保单较多,有7份,保额分别为1万元、5万元、最高50万元,其中5万元/人居多。其他险种包括划痕险、车辆人员责任险、盗窃险、玻璃险等个人保险。

事件后从句在评价上差异很大,内容模糊随意的情况比较常见

从12辆共享汽车的服务协议中可以看出,汽车租赁安全系数的支付主要包括几个方面:驾驶员资格考试、驾驶前的车辆状况检查、驾驶过程中的安全标准、事故时的响应和救援、事故后的保险类型和金额等。在整个链条中,驾驶员资格证考试、车况检查、安全规范提示等内容提前在每份服务协议中大致相同且详细,很多协议中突出的内容主要集中在这些在先的部分。

然而,每项服务协议的条款在活动后都有很大不同。根据评价,常见的问题有以下几点:一是不突出是很常见的;第二,条款内容模糊不清。比如在提供交通事故救援服务方面,虽然有9家公司表示会提供救援服务,但很多只表示一旦发生事故,企业会提供救援服务,可以拨打相应的电话申请,但没有明确显示和承诺具体的救援流程和内容;第三,任意性强,事后从句内容互不相同。比如保险种类和保险额度方面,没有政策规范,也没有行业规范。

总体来说,虽然共享汽车企业与用户签订了服务协议,但需要用户的知情同意,这主要是市场行为。但如果这种市场行为不规范,企业很容易通过隐藏重要信息对用户形成不平等的优势,导致法律纠纷和共享汽车行业社会信任度下降。另一方面,在市场监管简单、缺乏标准规范的情况下,企业也可能因为降低成本而降低车辆的安全系数,减少对驾驶后需要承担更多责任和工作的安全环节的投入,乐于做“店家”,只出租,从而增加消费者驾驶共享车的风险。

观察到车辆很多,不代表安全系数高

自2017年以来,广州涌现出许多共享汽车品牌。现在,在过去的两年里,杜南科创工作室再次追踪这些一度火热的共享车,发现12辆共享车上有3辆在app地图上没有车辆,再加上已经正式宣布暂停运营的曾经使用过的车和已经完全撤离的TOGO Tuge。共享汽车和自行车共享似乎也经历了同样的经历,“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也成为了破坏消费者对共享汽车业务信任的一个主要原因。

目前在广州仍有大规模车辆运营的共享车品牌中,GoFun、Driving Bai、happy、旅行的车辆最多,其网点覆盖广州主城区,也使其成为目前用户接触较多的品牌,微博上也有不少网友相关讨论。此外,还有几款采用钥匙交付策略的共享车。比如番禺大学城是一些企业的集中配送区,也有以黄埔开发区为主配送的共享车品牌,目前运营车辆相对较少。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12辆共享车的服务协议评价,并不是运营车辆较多的共享车品牌,对应的安全系数较高。运营车辆最多的四个品牌,GoFun、凯白、幸福丁咚、莫凡旅行,最高保额50万,两个20万,一个没有注明金额,其中只有一个突出了保额的相关内容。另外,四大共享汽车品牌中,有一个服务协议根本没有突出内容,有两个不提供交通事故救援服务。

以首汽集团旗下知名共享汽车品牌、广州最梯队的车辆GoFun为例。其服务协议突出了保额,三险提高到50万。但在12个共享汽车品牌中,50万的保额只是中等水平。对于整体汽车保险市场,统计显示,2017年全国商业保险平均保额为57万元,GoFun的保额尚未达到平均水平。另外,GoFun除了跨境险、车损险、三险之外,并没有多投保险,包括客运险。另一家公司运营的车辆数量也在同一数量级。虽然额外投保了刮伤险和驾驶员险,但没有标明包括三险在内的额度,整体服务协议中也没有突出关键内容。

由此可见,消费者在选择驾驶共享车时,不应盲目跟随车辆运营较多的品牌,而应仔细阅读服务协议,明确安全风险。对于共享车运营商来说,在扩大投放车辆的同时,也要不断加强安全管理,提高租车的安全系数,提高品牌信任感,否则只会陷入低质量同质化竞争。

其实安全性对消费者和企业都很重要。GoFun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汽车损坏的概率和共享汽车产生的相应金额都比较大,用户非法使用的概率也比较高。仅在2018年,GoFun平台就产生了20多万条非法记录,其中用户主动表现率接近40%,被动表现率超过50%。如果不及时干预和处理,将严重影响平台的正常运行。

根据市场研究咨询公司帝俊发布的《2019年中国消费者共享汽车使用情况调查报告》,中国消费者在共享汽车领域的分时租赁服务正处于“试用期”,品牌忠诚度不高。同时,消费者最看重的前三个因素是退车方便(29%)、价格和服务(27%)、安全和保险(26%),而只有5%的用户关注汽车运营品牌。数据显示,安全和保险的比重还是很大的,用户更关注的问题其实是共享汽车行业亟待解决的问题。

背景共享汽车政策陆续出台,保险和安全管理是重点

2017年,国内共享汽车方兴未艾之际,由广东新能源汽车产业协会等单位主办的“2017国际共享汽车大会”在上海召开。会上,时任国家新能源汽车产业数据中心副秘书长的吴直言不讳地表示,中国共享汽车起步较晚,虽然有几家企业在蓬勃发展,但整体上举步维艰。

当时,吴认为,共享汽车开发的风险不仅包括消费和使用中的安全风险,还包括运营企业投资大、回报慢,这是许多城市的整体风险。“对于决策来说,随着运营商的增加和资本的涌入,一个城市需要多大的规模?怎么整理?去哪里投票?车牌和额度怎么规划?企业什么时候能盈利?凭什么盈利?目前还没有答案。”吴认为,要使电动汽车以可持续的方式融入城市,而不是一阵风吹过,避免给消费者带来伤害或巨大风险,需要政、工、学、研、用共同创新,在城市层面规划规模适中、交付有序、布局合理的共享汽车。

这两年随着共享车的持续发展,相关政策陆续出台。目前关于共享车型的政策主要以“指导意见”的形式出台,没有出台强制性的规定或规范。从政策文件的具体内容来看,政策层面已经重视共享车的安全管理。

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型、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重点规范租赁车辆管理,实施识别系统,巩固共享汽车安全管理基础部分。特别关注保险问题,指出车辆在购买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等相关保险时,应按注册使用性质对应的保险费率投保。鼓励经营者和保险公司根据小公共汽车租赁业务的特点和风险开发保险产品,提高企业抗风险能力,保护承租人的合法权益。

此外,《指导意见》中还提到,小客车和小客车运营单位应加强租赁车辆的日常使用和管理,建立租赁车辆的技术档案,定期检查和维护,确保租赁车辆的性能和安全状况良好,车辆整洁。

随着国家层面政策的出台,地方政府开始推广与共享汽车相关的管理政策。2018年底,广州市交通委发布《关于征集和促进广州共享汽车(分时租赁)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在备受关注的存款管理方面,企业被要求收取特殊用途的存款。此外,他们还被要求鼓励共享汽车的运营商安装视频监控系统,用户将在许多交通违规中受到限制。由此可见,这些政策的出发点是为了解决共享车的发展问题,但最终目的是为了用户的安全。


以上就是汉能股票我没看到协议。司机获赔18万:共享车险额度80%没说清楚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清叶股票网其他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