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股票资讯 正文

「无锡华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郑州银行股价突破“一点差”,拟增资60亿元但不断被减持

时间:2021-04-16 20:08:02作者:佚名

自《中国日报》披露季以来,多家a股上市银行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陆续披露。作为一家罕见的披着A+H股上市银行“金衫”的银行,上半年净利润增速仅为4.54%,在已披露业绩报告的十多家银行中排名垫底,但不良贷款率依然居高不下,“遥遥领先”。

随着郑州银行近几年不良贷款率上升、业绩增速放缓甚至为负、拨备覆盖率下降、资本充足率收窄,a股和h股股价均创出新低。

“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遥遥领先,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其资产质量的恶化,将给郑州银行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需要引起高度关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中国时报》记者。

不良贷款率“遥遥领先”

据《中国时报》记者统计,截至8月5日,已披露业绩报告的a股上市银行约有11家,分别是成都银行(601838。SH),张家港银行(002839。SZ)和郑州银行(002936。SZ)。06196.香港),长沙银行(601577。SH),杭州银行(600926。SH),宁波银行(002142。SZ),江苏银行(600919。SH),Xi平安银行(600928。SH),南京银行(601009。SH),。

7月12日,郑州银行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测数据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2.56亿元,同比增长21.25%;计提前利润45.61亿元,同比增长22.18%;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4.74亿元,同比增长4.54%;不良贷款率为2.39%,略低于年初的2.47%。

关于净利润增速等问题,郑州银行回复本报称,根据2019年新的监管要求,我行将逾期60天以上的贷款逐步纳入不良贷款,不良贷款总额和贷款拨备大幅增加。2019年上半年,本行整体经营稳定,主要监管指标符合监管要求,优质发展开局良好。

据《中国时报》记者对比分析数据,郑州银行上半年实现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率,远远落后于上半年营业收入或计提前利润的增长率。此外,在上述11家上市银行中,净利润增速处于最低水平,除郑州银行外的其他10家银行净利润均呈现两位数增长。

根据业绩报告数据,11家银行净利润增速由高到低依次为江苏银行27.29%、长沙银行26.40%、杭州银行20.21%、宁波银行20.03%、成都银行17.99%、南京银行15.07%、张家港银行15.05%、上海银行14.32%、招商银行13.08%、Xi安

郑州银行虽然净利润增速最低,但不良率“遥遥领先”,在11家银行中排名第一。

11家银行不良贷款率由高到低依次为郑州银行2.39%、成都银行1.46%、张家港银行1.43%、杭州银行1.38%、江苏银行1.37%、长沙银行1.29%、招商银行1.24%、Xi银行1.19%、上海银行1.18%、南京银行0.89%、宁波银行0

至于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逐年上升的原因,郑州银行向《中国时报》解释,其主要客户集中在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在河南省占比相对较高,受宏观经济和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河南省中小企业发展面临阶段性困难,整体经营状况不佳,企业经营风险传导至银行,河南银行业整体不良率呈上升趋势;二是由于区域传导时机的影响,信贷风险随着产业梯队向中部转移;三是调整监管政策。2018年第四季度,所有按照监管要求逾期超过90天的贷款均计入不良贷款。

近年来,在强监管和去杠杆政策的指导下,银行业提出了风险管理要求,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力度。2018年以来,郑州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明显低于全国城市商业银行平均水平。相关数据显示,郑州银行2018年不良贷款率为2.47%,比全国城市商业银行1.79%的不良贷款率高出0.68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全国城市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8%,郑州银行为2.46%。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郑州银行在香港上市前,不良贷款率低至0.75%。上市后,不良贷款率逐年上升。2014年至2018年,本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75%、1.10%、1.31%、1.50%和2.47%。

随着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持续走高,信贷风险暴露加速,拨备覆盖率不断下降。2014-2018年,本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301.66%、258.55%、237.38%、207.75%和154.84%。今年第一季度,该指标为157.31%,符合监管要求,但仅比150%的监管标准低7.31%。

巨额融资“热血”

面对不良率不断上升、资产质量不断恶化、业务规模不断扩大、资本不断消耗的局面,郑州银行近年来通过各种方式进行融资“补血”,但仍然难以解渴。

由于2015年香港IPO融资48.15亿元,郑州银行2017年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融资78.26亿元。2018年,郑州银行成功登陆a股,融资27.54亿元,三次累计近154亿元。

或者郑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因多次融资而有所反弹,但随着资产的扩张和信用风险暴露对资本的持续消耗,该指标有所收窄。

相关数据显示,郑州银行2016年至2018年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76%、13.53%和13.15%。2019年第一季度,该指标为13.17%,与监管最低标准10.5%相差2.67%;今年一季度,郑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26%,仅比监管最低标准7.5%低0.76%。

对此,郑州银行回复本报:一是为了加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支持小微民营企业发展,银行加大了对地方信贷资源的投入,贷款增长较快,动用了部分资本,导致资本充足率下降。指数已经收窄;二是2018年,我行符合监管要求,逾期超过90天的贷款全部归还。为了提高风险抵消能力,本行增加了拨备计提和核销,导致内源核心一级资本补充能力下降。

或者说a股+H股上市并没有解渴郑州银行面临的资金压力。a股上市不到10个月,拟再增加融资60亿元。

7月17日,郑州银行宣布,2019年7月16日,董事会决定以非公开方式向不超过10家特定对象(包括郑州控股、白锐信托、国源交易)发行不超过10亿元的a股,募集资金不超过60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虽然郑州银行处理不良信贷资产更有利,但发行普通股募集资金会稀释利润,企业融资过度的问题也会增加企业的财务风险和经营风险。”一位要求不具名的专业人士表示,这将直接影响银行资产质量。

对于此次私募,郑州银行向《中国时报》解释称,此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是我们资本规划的一部分,有利于不断提高我们的资本充足率,进一步改善我们的资本结构,提升我们的经营管理能力和风险抵御能力,从而保证股东利益的实现。

“密不透风”的增减

一个“普通员工”在购买自己公司股票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会触发信息披露规则,引起了这样的轰动,但郑州银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7月1日,郑州银行关联人赵宝军以5.15元的平均交易价格增持郑州银行a股2000股,共计10300元,占总股本的0.0005‰。7月5日,赵宝军将其a股减持1000股,平均成交价为5.13元。

根据郑州银行相关公告,赵宝军与郑州银行监事赵丽娟是兄弟姐妹。赵宝军向《中国时报》记者解释说,他确实在郑州银行保安部工作,是郑州银行主管赵丽娟的弟弟。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制造这样的“麻烦”。

而在港股方面,海通国际证券海通证券有限公司。有一种现象是投资者在高价增持,然后低价减持时“无法理解”。仅投资1700万股就将亏损约3200万港元。

根据HKEx的股权数据,5月28日,海通国际证券以平均每股4.7059港元的价格增持郑州银行1700万股h股,涉及金额约8000万港元。增持后,海通国际证券最新持股数量为1.45亿股,持股比例从8.43%上升至9.55%。

随后,海通国际证券低价减持1700万股。根据香港经济通讯数据,7月31日,海通国际减持郑州银行股份1700万股,每股2.78港元。

除海通国际证券外,中信证券国际中信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还两次减持郑州银行h股。根据郑州银行h股股权信息变动情况,中信证券国际7月17日减持郑州银行4381.85万股,8月1日减持4797.52万股。

关于海通国际证券和中信证券国际持有的郑州银行h股的增减,郑州银行向《中国时报》解释,流通股交易是投资者基于自身投资需求和市场判断做出的独立市场行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当相应条件触发时,市场相关责任主体应当按照交易规则向香港联交所提交利益披露通知书。

《中国时报》记者也就此问题向海通国际证券和中信国际证券在香港的相关部门进行了电子邮件核实和核实,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正式回复。

郑州银行a股和h股股价近日双双跌至新低。截至8月9日收盘,h股收盘价为2.61元/股,8月5日最低跌至2.55元/股,比h股3.85元/股的发行价低30%左右。8月9日,该行a股收盘价为4.67元/股,而此前6日的最低价降至4.60元/股,与a股4.59元/股的发行价仅“一点之差”。


以上就是无锡华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郑州银行股价突破“一点差”,拟增资60亿元但不断被减持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清叶股票网其他的资讯!